您现在的位置是:文章大全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旧道西风瘦马_全诗赏析

标签: 瘦马   老树   写景   735人已围观

简介出自元代诗人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赏析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个字,但却刻画出一幅凄凉动人的秋郊夕照图,并



出自元代诗人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赏析
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个字,但却刻画出一幅凄凉动人的秋郊夕照图,并且正确地传达出旅人凄苦的心情。这首成功的曲作,从多方面体现了中国古典歌的艺术特征。

一、以景托情,寓情于景,在景情的融合中形成一种凄凉悲苦的意境。

中国古典诗歌非常讲求意境的发明。意境是中国古典诗歌美学中的一个重要范围,它的实质特征在于情景交融、心物合一。情与景是否妙合,成为能否构成意境的要害。清《萱斋诗话》曰:“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世间词话删稿》云:“所有景语皆情语也。”这首小令,前四句皆写景色,这些景语都是情语,“枯”“老”“昏”“瘦”等字眼使浓烈的秋色之中蕴含着无穷凄凉悲苦的情调。而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作为曲眼更具有一语道破之妙,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为人运动的环境,作为海角断肠人内心悲凉情感的触发物。曲上的景物既是马致远旅途中之所见,乃眼中物。但同时又是其情感载体,乃心中物。全曲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妙合,构成了一种动听的艺术境界。

二、使用众多密集的意象来表达作者的羁旅之苦和悲秋之恨,使作品充斥浓烈的诗情。

意象是指出当初诗歌之中的用以转达作者情感,寄寓作者思维的艺术形象。中国古典诗歌往往具备使用意象繁复密集的特点。中国古代不少诗人经常在诗中紧密地排列众多的意象来表情达意。马致远此曲显明地体现出这一特色。短短的二十八字中排列着十种意象,这些意象既是断肠人生活的实在环境,又是他心坎繁重的哀伤悲凉的载体。假如不这些意象,这首曲也就不复存在了。

与意象的繁复性并存的是意象表意的单一性。在同一作品之中,不同的意象的位置比拟平衡,并无刻意突出的个体,其情感指向趋于一致,即众多的意象往往独特传达着作者的同一情感基调。此曲亦如此。作者为了表达自己惆怅感伤的情怀,选用众多的物象入诗。而这些物象可能传达作者的内心境感,情与景的结合,便使作品中意象的情感指向浮现一致性、单一性。众多的意象被作者的统一情感的线索串联起来,构成一幅完全的丹青。

意象的繁复性与单一性的联合,是造成中国古典诗歌意蕴深沉、境界协调、诗味浓厚的主要原因。

古典诗歌中意象的部署往往拥有多而不乱,档次清楚的特色,这种有序性的产生得力于作者以时光、空间的畸形顺序来支配意象的习惯。

今天有人称马致远的这首《天净沙?秋思》为“并列式意象组合”,实在并列之中仍然体现出必定的顺序来。全曲十个意象,前九个天然地分为三组。藤缠树,树上落鸦,第一组是由下及上的排列;桥、桥下水、水边住家,第二组是由近由远的排列;古驿道、道上西风瘦马,第三组是从远方而到目前的排列,中间略有变更。由于旁边插入“西风”写触感,变换了描写角度,因此增添了意象的跳跃感,但这种跳跃还是部分的,不超越秋景的范畴。最后一个意象“夕阳西下”,是全曲的大背景,它将前九个意象全体统摄起来,造成一时多空的局面。由于它自身也是放远眼光的产物,因此作品在整体上也表现出由近及远的空间排列顺序。从老树到流水,到旧道,再到夕阳,作者的视线层层扩展,步步拓开。这也是意象有序性的表示之一。

三、擅长加工提炼,用极其简练的白描伎俩,勾画出一由游子暮秋远行图。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小令中出现的意象并不新奇。其中“古道”一词,最早出现在署名为《忆秦娥?箫声咽》词中“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宋《壶中天?扬?万里》词中也有“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

董解元《西厢记》中有一曲【仙吕?赏花时】:“落日平林噪晚鸦,风袖翩翩吹瘦马,一经入天边,荒漠古岸,衰草带霜滑。瞥见个孤林端入画,蓠落萧疏带浅沙。一个老大伯捕鱼虾,横桥流水。茅舍映荻花。”其中有六个意象呈现在马曲之中。

又有元代无名氏小令《醉中天》(见《乐府新声》):“老树悬藤挂,落日映残霞。隐隐平林噪晓鸦。一带山如画,勤设设鞭催瘦马。夕阳西下,篱笆茅舍人家。”也有六个意象与马曲雷同。

十明显显,《醉中天》是从《赏花时》中脱化而来,模仿痕迹犹在,二曲中涌现的意象虽与马曲多有相同之处,但比拟之下,皆不如《天净沙?秋思》纯朴、做作、精练。

马致远在创作《天净沙?秋思》时受到董曲的影响和启示,这是无疑的,但他不是一味模拟,而是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与审美目光进行了从新创作。在景物的抉择上,他为了凸起与强化悲凉凉悲苦的情感,选取了最能体现秋季凄凉萧条风景,最能表现羁旅行人伶丁惆怅情怀的十个意象入曲,将自己的情感稀释于这十个意象之中,最后才以点晴之笔揭示全曲主题。他删了一些虽然很美,但与表达的情感分歧的景物。如茅舍映荻花,落日映残霞,一带山如画,使全曲的意象在表达情感上存在同一性。

在词句的锻炼上,马致远充足显示了他的才干,前三句十八个字中,全是名词跟形容词,无一动词,各种风物的关联以及它们各自的动态与外形,全靠读者依据意象之间的组织排列次序以及本人的生涯教训去掌握。这种巧妙的用字法,切实为古之所常见,《商山早行》中“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与马曲用字法类似,但其容量仍不如马曲大。马曲用字之简洁已到达不能再减的水平,用起码的文字来表白丰盛的感情,这恰是《天净沙?秋思》这首小令艺术上获得胜利的起因之一。

四、采取悲秋这一审美情感体验方式,来抒发羁游览子的悲苦情怀,使个人的情感失掉普遍的社会心义。

悲秋,是人们面对秋景所发生的一种悲哀发愁的情绪体验,因为秋景(特殊是晚秋)多是冷清、萧瑟、凄暗,多与傍晚、残阳、落叶、枯枝相伴,成为万物衰亡的象征,故秋景一方面确能给人以生理上的寒感,另一方面又能引发人心之中固有的种种悲痛之情。首开中国以悲秋为重要审美体验形式的感伤主义文学先河,他通过描述秋日“草木摇落而变衰”的萧瑟气象,抒发自己对人生仕途的潦倒之感,而且他将自己面对秋色所产生的凄苦凄凉的意绪形容成如同远行个别,“僚傈兮(悲凉),若在远行”,“廓落兮(孤单空寂),羁旅而无友生”。这就阐明悲秋与悲远行在情感休会上有着相同之处。宋玉之后悲秋逐步成为中国文人最为广泛的审美体验情势之一,而且将悲秋与身世之叹严密地接洽在一起。“万里悲秋常作客”便是一例。马致远这首小令也是如斯。固然曲中的意象不算新鲜,所表达的情感也不算新颖,然而因为它应用精练的艺术抒发方法,表达出中国文人一种传统的情绪体验,因而它取得了不朽的性命力,能够引起后代文人的共识。

通过以上剖析可以看出,《天净沙?秋思》属于中国古典诗歌之中最为成熟的作品之一。只管它属于曲体,但实际上,在诸多方面体现着中国古典诗歌的艺术特点。

Tags: 瘦马   老树   写景  

相关文章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